企业
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
>
>
>
冯雷:网络货运的九种“死法”和一线生机

冯雷:网络货运的九种“死法”和一线生机

  • 分类:行业新闻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
  • 发布时间:2023-09-22
  • 访问量:0

【概要描述】

冯雷:网络货运的九种“死法”和一线生机

【概要描述】

  • 分类:行业新闻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
  • 发布时间:2023-09-22
  • 访问量:0
详情

在日前由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主办,贵州现代物流产业(集团)有限责任公司、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网络事业部、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物流信息服务平台分会承办的2023(第十五届)物流与供应链数字化发展大会上,路歌董事长冯雷以“网络货运平台的九种‘死法’和一线生机”为主题进行了演讲。下文据现场录音整理,未经本人阅览。

网络货运的九种“死法”和一线生机

合肥维天运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冯雷

今年是网络货运特别难的一年,整体经济形势是我们网络货运的一个“背景板”。网络货运是在探索一个如何用数字化去转型升级的真实道路。

从业人员会看到很多“灰尘”:很多钻空子、不合规现象等等。即使我们会看到灰尘,还要去寻找我们自己的路,坚持我们对真理的探索(刘慈欣《三体》:“真理总沾着灰尘”)。

(合肥维天运通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冯雷)

网络货运的死法,第一个是“成本倒挂”。我发现很多网络货运企业的账算错了。我一直说网络货运有两种典型的模式,一种是平台模式,叫“网络货运平台”。这种模式有对规模效应特别高的要求,但是特别高的规模不太容易达到。第二种模式是传统的、比较小的、专业细分领域的网络货运。比如,一个传统的运输企业转型网络货运,这种需要实现较好的利润。我们看到很多所谓网络货运从业者号称平台低价竞争,但实际上规模远远达不到,典型的表现就是账算错了,算漏了很多成本。一个通常的错误就是认为网络货运是一套软件加上一套政策,如果现在还这么想的话,今年一定会碰到大麻烦。

第二,员工管理混乱。3月份时,这个行业有一件大事:浙江有一个百亿的网络货运企业爆雷,然后老板被判15年,还涉及十几个员工。我做了些了解,这家企业的问题,是老板主观想去干坏事吗?我想不是,或者不是老板一个人的事儿,实际上是内部管理的问题,是这些想去挣那一点提成的员工引入的风险。其实宣判也已清晰地分清了责任,但是老板跑不了,他承担最终的责任,所以判的最重。很多网络货运的问题出于内部追求蝇头小利,由此引发了巨大的风险。那么我问一句,所有想搞网络货运的伙伴们,你们在内部管控上做了没有?

第三,返还违约。今年的形势非常紧张,可以说政府的钱有很多用处。我相信大部分网络货运企业都跟政府签了约,但在一个长长的紧急付款名单里,请问你的奖补排在第几?

第四,“冲进海里的山羊”,不具备线上运营能力。羊擅长在山上找草吃,甚至在悬崖峭壁上去找食;但是它看到海阔凭鱼跃,很高兴地冲进去了。我认为羊是不会游泳的,跑到海里去游泳肯定会死。什么意思呢?我们传统的运输行业要转型,是需要有线上能力的,线上能力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培养起来的。所以当你准备进入到大海里去游泳的时候,能力有没有?有没有这个基因?长没长出脚蹼?如果没有线上运营,事情会搞死。后面我会讲到,这些年我们一直在探讨,在思考数字化最核心的能力是什么?怎样走出一个能成功的路线?其实秘密就在运营上,这是目前无法通过购买去掌握的东西。

五是税务处罚。目前为止,各地、各个层级对于网络货运的看法还是不统一,处罚也是相当不同。目前还有同行在问,白条入账的风险怎么办?其实这件事儿就是我们行业里的一个乌龙。这些年我一直在呼吁,我们可不可以共同用另外一个词来描述,叫做据实列支。第一要找到“据”,你依据什么?还要找到“实”。依据你真实的运营,据实列支多好,把我们的路径和沟通方式指出来了。税务处罚,背后实际上就是认知不统一。

六是用金融服务养骗子。当没有培养出管理更多钱的能力就进行了所谓的金融服务,这时好事就变成了讽刺。比如一个老老实实的企业,做一个2,000万的生意;金融服务又给了他1,000万,超过了他对钱的管理能力。不知道怎么花,也许去接了高风险业务,也许去买了不该买的东西。非常善良的动机,甚至是严谨的做法,最后产生了一个坏结果。

七是假数据。我们看到假数据甚至是无处不在的,有专业干假数据的产生了低成本——表面上的低成本,假数据一定会付出代价。真实的业务代表不了数据是假的,网络货运必须是真实数据。

八是伪需求。这些年伪需求特别多。其实网络货运到底要去解决什么问题?这是我们要不停去问的;“需求”这个词是特别需要认真对待的。准确来讲,什么叫需求?不是需要;是客户愿意买单、同时你又能提供的匹配,缺任何一个都不叫需求。认真的去研究需求,永远是我们的课题。

九是模式推不动。往往是很有知识的人来跟我抱怨这件事。用了巨大的智慧去设想了一个模式,但是我想说模式要接地气。“通天塔”的模式早就破产了,现实中却仍在各行业反复出现。我们都怀着美好的理想和愿望,但需要从实际出发。先树立自己的高见,反过来去想象事实,是很多高人反复在犯的错误。

今年,我想我们的任务是好好的活下去,现在分享一线生机。

路歌平台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20多年,有自己一些独特的禀赋和积累,这是我们的路。在我们招股说明书上写得非常清楚,我们的路简单来讲,叫全链路数字化物流平台。

关键词是,我们一定是一个做平台的,平台就意味着标准化以及标准化必然要去追求的规模化;我们同时又是一个做数字化的,所有数字化的动静,我们都会支起耳朵去听——包括现在最热的GPT、无人驾驶,包括所有数字化的新理论,我们要把它吸收进来。

对于数字化,我近期有一个总结:

第一, 平台要基于第一现场数据,推进业务流程的根本性变革。

数字化转型不是简单的新技术应用,而是新体系的建立。数字化要加上“运营”。

路歌打造了全链路数字货运解决方案,背后其实是一个端到端的价值链互联:这些模块必须是由这些角色,在追求自己的利益过程中去自觉使用的,这点就难了。如果由一个领导规定说必须怎么用,那不奏效,只会增加企业的成本,甚至会败在细微处。

全链路上面有谁?有货主企业、物流公司及物流公司里去处置各种事项的角色,还有卡车司机,可以说用全链路的数字化去成就一个平台。中国有一个独特的现象:卡车司机大多数是个体的,所以说这就会有我们平台的机会:我们去实现端到端的跨部门高效协同、全程可视,提高交付;而不是一味压低成本、内卷——那是没有出路的。

(图片出处:路歌公号)

第二,网络货运平台产生的数据要被正确地承认、正确地监管。

现在有很多地方找路歌招商。我们去哪里?有一个重要的标准就是当地有没有数字化的监管?网络货运是一个新业态,需要有数字化的监管环境才能好好的生存下去。近些年,目睹了很多新业态被“团灭”,非常可惜。究竟原因,行业企业没有共同推出一个好的生态环境,而好的生态环境离不开好的监管。希望大家能够一起去推动监管、拥抱监管。

此外,分享一个“以数治数”的理念。我们在安徽提出一个概念,叫以数治数,即用数字技术去治理数字经济。网络货运平台透明、清晰、规范的数据指标将成为政府“阳光财税”等其他监管的重要抓手。由此,平台将与政府一道为行业的健康有序发展保驾护航。

关键词: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大恩公司成立于1995年,前身为杭州四海托运部,主营公铁联运业务。

联系信息

总部地址:

杭州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鸿兴路329号

电话:

0571-22895587

公司网址:

https://www.de-wl.com

Copyright © 杭州大恩物联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     浙ICP备17000128号-1      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  杭州